編者按:也許你已經在很多不同的地方看到過柴霖霖的插畫作品了,這些奇詭張揚的角色,富有張力的畫作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一個人的腦海中到底要有多瑰麗的世界,才能創作出這樣的作品?帶著期待和疑問,我們請來了這位插畫設計領域的新銳畫手,隔空對談。

對了,在傾聽他分享、欣賞他作品的時候,最好打開這個插畫歌單,跟著他的節奏,風味更佳。

子木:說實話,跟你對談我還有點緊張……

柴霖霖:為啥?

子木:恩,看你作品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不由自主就正襟危坐了。

柴霖霖:不用啊!其實我很好溝通的!真實隨性一點的人,他一定是畫畫的。打官腔的,不一定是大師。

子木:Keep Real ?

柴霖霖:Keep Real !

子木:那我要開始瞎聊了哈,準備好了沒?

柴霖霖:來吧。

子木:聽說你現在入職騰訊了,在深圳最令你焦慮的是什么?

柴霖霖:氣候!我是一個山東人,面食是山東的靈魂。我能做到沒有煎餅的情況瞎堅強地活下去,但是最終敗給了潮濕的氣候。濕漉漉的空氣無處可逃,真的是……一言難盡。

好在其他各方面都還挺不錯的,整體氛圍和工作本身都令我很感覺很愉悅,包括工作的節奏和生活之間的平衡。現在的整個狀態,都是我想要的樣子。

子木:其實,很多人都很好奇,你的插畫都是怎么畫出來的。有啥秘訣,能透露嗎?

柴霖霖:說實話?

子木:說實話!

柴霖霖:真實的情況是……我從來都是怎么爽怎么來的!好像大家都很想聊設計的原則、技巧、方法一類的東西,但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至少在我這里不是最核心的東西。我的秘訣和這些沒有直接的關系。

在我畫畫的時候,沒有草稿,沒有規劃,沒有那些聽起來高大上的概念和想法,我會直接下筆開始畫。

子木:真的就那么直接開始畫?

柴霖霖:我會先帶上耳機。我喜歡 Rap 和電子音樂。有人會覺得我這樣的描述很裝逼,但是想過沒有?那些真正富有沖擊力的插畫和設計,大都不是靠邏輯堆砌出來的,當你能感受到情緒的時候,那一定是作者本身就投注進情緒才出得來的東西!

而幫我勾起靈感和情緒的東西,就是音樂。強烈的鼓點,分明的節奏和令人震顫的音樂氛圍,這些都是我所喜歡的,我所享受的。音樂創造的氛圍起來之后,最重要的創作工具就會逐漸發揮作用——我的大腦。

我的插畫從來都是天馬行空。創作一個獨一無二的東西,你與其將它交給邏輯,不如將它交給你的大腦。血脈賁張情緒上揚、身體內的化學反應、神經之間電信號、腦海中的形象和汪洋恣肆的想象一同混于一爐,在節奏的驅動下,自然而然地發生。

當初給我啟蒙的漫畫是《火影忍者》,后來對我風格定位產生直接作用的,其實是漫威DC 為代表的歐美漫畫,以及各種街頭藝術。你說哪個對我影響最大?它們早在我的腦子里面融為一體了,需要的時候,不要靠理智去思考,它們自己會出來。

子木:那么你的插畫,都是以類似這樣的方式……創造出來的?

柴霖霖:對。不過想要做到這樣,并不是憑空得來的。

當你想要創造某種獨一無二的東西的時候,最強大的武器其實是你自己,是你幾十年來的經歷積淀,經驗累積,每天的所見所想,你看過的電影影響,傾聽過的音樂,閱讀過的書與知識,經歷過的情感和回憶,所有的朋友和經歷過的戀人,所有的這些共同構成了獨一無二的你。

而我就是通過能夠激發我的音樂,催動情緒,調動起我覺得對的感覺,來創作對的東西。

同樣的黑暗氛圍、電子音樂、詭異的故事情節,在別人筆下可能會呈現出《愛、死亡、機器人》,在我的筆下可能更為跳脫玄奇的《九火宮》。

人在絕大多數的時候,做決定,尤其是創作,都是情緒驅動的。講道理講邏輯可能很重要,但是并不一定是最有效方式。摸清自己的路數,找到激發自己的開關,才能迸發出來最大的能量。

我知道我自己的打開方式,而每個人的激發方式可能都是不同的。當然,這是最終落筆時候,激發自己的部分,在此之前,還得有更為扎實的根基。

子木:什么樣的根基?

柴霖霖:得有表達的能力。在我身上,就是繪畫的能力,用筆將腦子里的形象外化出來。

打小我就生活在一個有繪畫氛圍的家庭當中,我爸我媽我姐都會畫畫,很自然地我也被薰陶著,從小拿筆畫畫。就像我爸,12歲的時候也一樣能畫出相當不錯的畫作:

那會兒家在農村,我還在自家的院墻上涂鴉。在別的家庭,這么做可能換來一頓打吧?在我家就不會,相反得到了更多鼓勵。(最近我家裝修,刷墻的時候,我爸還把我畫過的地方給單獨留了出來)

之后初中高中我都作為藝術生參加藝考,為了學習黑白灰和基本的光影,我曾經就悶著頭畫上了一整年,還不帶休息的,就更不用說其他方面技能的磨練了。要畫好畫,做好設計,基礎的學習和磨練重要嗎?當然重要,這是必須的。不過現在有很多渠道來學習這些東西,你不可能一下就完全掌握。

后來我上大學的時候,學的是視覺傳達,而也正是大學時候的課程安排,導致我把畫筆放下。直到工作之后,才重新提筆畫畫。

子木:看來你從小就是個靈魂畫手啊。從放下畫筆,再到重新提筆畫畫,這是怎么發生的?

柴霖霖:畢業之后第一份工作,我的職位是視覺設計,工作內容是繪制插畫。當時的工作內容倒是壓力不太大,只是在感覺上和我想要的不太對得上。

其實回過頭看看我大學時候畫的東西,我想要表達的東西通常會有一些有內而外的氣意。

沒有感覺,沒有故事,更沒有靈魂,這樣繪畫怎么會不陷入死胡同呢?

也正是因此,我開始在閑暇的時候自己畫東西,磨。感覺很重要,音樂不能少。當我最喜歡的音樂響起的時候,腦子里面野馬狂奔,我會忍不住想象。這個時候,任由自己發揮,下筆開始描摹自己想象中的角色形象和感覺。差不多是從下面這套作品開始,我似乎開竅了。你知道吧,就是味道對了的那種感覺。

這種肆意創造的感覺,簡直太爽了。所以2018年開始,我就不停的畫,不停地將我腦海中的想象和感受,借助畫筆傾倒出來。我開始慢慢找到了工作和樂趣之間的結合點,這樣一來,想不畫都難了。

所以,之后跳槽到京東的時候,我的職位同樣是視覺設計師,但是依舊是以風格獨特的插畫而著稱,瞅瞅我的錦旗:

直到現在,入職騰訊,我的職位依然是視覺設計師。不過,最爽的一點在于,這里沒有那么多限制,對我的要求,就是按照自己的風格來繪畫!

子木:一直都是視覺設計師,一直都在畫插畫?真是宿命般的巧合啊!

柴霖霖:誰說不是呢?

子木:音樂在你畫畫的時候,似乎是必備的組成部分,為什么會這樣?

柴霖霖:音樂對我的意義并不只是插畫時候的輔料。其實我在大學的時候,我是街舞教練和舞蹈編排,我所鐘愛的音樂風格也是炸裂炫酷、氣場浩大的那類音樂,多是說唱和電子。

在人前我其實比較靦腆,但是在舞臺上,我是另外一個樣子。重低音和鼓點轟鳴起來,燈光照亮我周遭的舞臺,隨著節奏舞動,在C位上被尖叫環繞的感覺,神清氣爽。某種意義上,我畫畫的時候,會有類似的感受。

與其說我在畫畫,不如說音樂在我的身體里面流過,和我的想象發生反應,留下了光怪陸離的痕跡。

聽聽我推薦的這個歌單,你就明白了!

柴霖霖的插畫歌單

子木:太炸了!你的作品的正確食用方式,應該是關燈,開音響,在黑暗的房間里面用投影儀來觀看。

柴霖霖:Yep !

子木:可是,如果商業需求和你的畫風相悖你會怎么辦?

柴霖霖:其實我最早工作時候的作品你看過了,和現在相比,最主要是力道不足。但是我在找到自己的獨特風格之后,慢慢開始有意識地找和自己相匹配的工作了。現在在騰訊,招我進來的組長,就是因為喜歡我的風格和我的創作方式,目前做的幾個需求,也都是順著我的風格和方式來的,并不存在相悖的問題。

如果你的設計或者作品有屬于你自己的靈魂在里面,總能夠找到和自己相呼應的需求或者工作,這個時候,和自己的創作相悖這種事情就不存在了。

子木:跟我聊聊你最廣為人知的系列《九火宮》吧。這套作品是怎么來的?

柴霖霖:其實最初,我是想給朋友畫一幅插畫,作為回禮的。不過,我在畫的時候忍不住加入了一些想象的元素,結果成了一張明顯帶有故事張力的角色插畫。

感覺對了,我隨后畫了8長湊成了一個系列,每個角色都是拿我的朋友作為原型來繪制的。在我眼里,每個朋友都有超能力!

這套東西后來在網上火起來,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但這不重要。之后我在此基礎上繪制了一套9個反派角色。不過由于新的角色加入,出于統一性的考慮,我將整個故事設定重新修整了一下。

隨著技術的磨練和成熟,加上《愛、死亡、機器人》的啟示(當然還有它的音樂!),后創作出來的9個反派角色更加邪魅狷狂。

我的腦子里面一直都有一個龐大的宇宙在悄悄運轉。有時候音樂會讓里面的角色悄悄跳出來,讓你們也看到。

子木:我看你朋友圈里面每天都都在發新的插畫,新的角色。通常每天你會在這樣的作品上花費多長時間?

柴霖霖: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角色需要花費的時間不一樣。但是就像我之前說的,這對我而言本就是樂趣,為什么要糾結時間長短呢?情緒到了,技法熟練,畫就對了。

子木:在你看來,大家對于你的畫作最大的誤解是什么?

柴霖霖:對于技術、方法和原則的追求?這固然重要。但是真在創作的時候,一以貫之的氣意比這些要來的更重要。有時候會有人去分析、解讀作品中的元素和意義,但是身為執筆人,我畫的時候并沒有想那么多。方法和技巧,有的是機會學,但是感覺和情緒更難抓住,就像日本茶道里的「一期一會」,錯過了,就不是它了。

是東方還是西方?是賽博朋克式的頹廢冰冷,還是裙裾飄揚的玄奇曼妙?下筆的時候就別去考據了。

如果你有機會能看我畫畫,不要說話,跟我一起感受吧,那更重要。

子木:那你今后有新房子了,是不是還會往墻上畫畫?

柴霖霖:如果畫了,到時候一定分享給你看!

結語

羯鼓起時方落筆,興之所至畫鬼神。如果你也想看看柴霖霖是怎么繪畫創作的話,千萬不要錯過這周六的直播。

此外,關注柴霖霖的微博戳這里:@柴霖霖

請掃描二維碼進入直播間:

點贊 4
收藏 37
繼續閱讀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已發布 14

還可以輸入 800 個字
 
 
載入中....
1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