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因荒廢學業而被視作棄子,又靠自己努力重回第一。
他曾為夢想中的公司而披星戴月,又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灑然離開。
他曾為留在北京睡過橋洞,如今靠自己的「手書」功成名就。

他是學霸,也是「文痞」。他是設計師,也是書寫者。他愛攝影,畫面無聲。他喜書寫,文字不語。雖然他的作品大都沒有聲響,但是你會在無數的影視綜藝節目、海報設計、街頭廣告中看到他所設計的文字。

本周六(6月15日)晚9點,尚巍老師將在優設進行直播,掃上方的二維碼即可參與。

尚巍介紹

漢儀字庫簽約設計師
方正字庫簽約設計師
紀錄片《了不起的匠人》專訪藝術家
人民郵電出版社簽約作者,曾出版《字不語》
江小白、Samsung Galaxy、《我不是藥神》等特約設計師

字體作品:漢儀尚巍手書、漢儀尚巍清茶體、漢儀尚巍少年體、漢儀尚巍魔方體、方正尚巍行楷。

出街作品:綜藝《極限挑戰》、《這!就是街舞》《王牌對王牌》、《2019 年央視春晚》、電影《無名之輩》、《我不是藥神》《悟空傳》等。

優設:

記得你曾經提到過,你是工業設計出身,雖然現在并沒有從事相關領域的工作,但是工業設計的學習給了你哪些影響?

尚巍:

是的,我畢業于燕山大學藝術與設計學院,學的是工業設計,現在也叫產品設計。

要說影響,應該是那四年的時間讓我第一次新鮮的、系統的了解到什么是設計。而且工業設計相較于視覺設計來講,除了審美上的好看,它更加注重使用時的感受,需要設計師對一件產品的人機工程,使用習慣甚至是使用誘導都有足夠的判斷和把握,它不單單是一個界面的優化或者是一種視覺的優化,它更加注重的是“好用”。

要足夠的了解用戶,了解消費者,了解這個時代的市場。這樣的一種總結在我后續去做手寫體設計的時候也帶來了一些好的影響,至少是在方向的判斷上,它會讓我有一種更理性且客觀的判斷,我覺得是一件好事兒吧。

優設:

對你而言,北京到底有什么樣的魅力,讓你愿意睡橋洞,愿意寫字寫到整個右臂腫脹?

尚巍:

除卻我不記事兒的那個年紀跟家人一起來北京,我第一次自己來北京是10年,那一年我還不到20歲,也就是那一次我走投無路,在東直門地鐵站的橋柱邊睡了20多天(笑~)。

比較慘,嗯,至于慘況就不多說了,反正不是什么很美好的回憶。

說說當時對北京的印象吧,用那個時候不過分渲染的詞藻來形容,就是:大!

北京很大,現在依舊覺得。大到你撕心裂肺的痛哭都沒有人聽見,大到你歇斯底里的大聲喊出自己的夢想都沒有人看你一眼,大到車水馬龍之間每個人臉上都刻滿了茫然。

但那個時候我就在想,北京這么殘酷為什么還會有成群結伴的工人?為什么還會有已到中年卻奮力拼搏的人?為什么還會有無數張年輕的臉深憋住一口氣一頭扎進人海里奮力向上游?

后來就懂了,在這樣一座所謂“殘酷”的城市里,它至少相對公平一些,你勇敢你努力你就可以在這里生活的好一些,另外還有,它會逼著你往前跑,你不跑它就會拋棄你。嗯,我不想被拋棄。我習慣了可以輕易找到星巴克和麥當勞的日子,我習慣了感受這座城市的歷史和年輕,我習慣了開車行駛在北四環的深夜。我想生活的好一點。

哦對,睡橋洞的那段日子我遇見了一個人,她區別于那些精英白領和與世無爭,這個女人,比我大7、8歲的樣子,是我對于那段過往唯一一段想要記住的片段:

一個大雨的深夜,凌晨一兩點鐘的樣子,我當時蜷縮在那個橋柱邊,小小一團,即便這樣,雨還是隔著橋檐灌進來,我渾身都濕濕的。那女人走近我的時候也差不多衣服都濕透了,她衣著暴露,黑色絲襪,臉上帶著雨水和濃妝,還有一身劣質香水味。第一直覺就告訴我:這是一個操皮肉生涯的女人,即便不是,也是KTV里陪唱的女子,或者其他。

她走到我身邊避雨,其實也根本避不了多少,她點了一根煙,抽到半截被雨滅掉了,她扭頭問我:“抽嗎?” 我說:“我不會。” 她還是點了一根遞給我,又滅掉了。我們沒再說話,過了有幾分鐘吧,她不時扭頭看我,或許那個時候她覺得,我好像不是一個職業乞丐,于是我們簡單聊天,她走之前,突然蹲下抱了抱渾身臟兮兮的我,像一個姐姐那樣。她說:“生活挺難的,我也挺難的,但我們要好好活著。”然后就走掉了,那一瞬間,我覺得:她比白天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比那些面目慈善的老人,比那些穿著校服滿臉陽光的學生,要真實很多。因為他們,已經在連續很多個白天,走過我身邊的時候繞遠遠一圈,甚至嗤之以鼻,這姿態讓我懷疑自己是一個乞丐。有些時候,一點溫暖真的可以影響一個人一生。

再后來的前些日子,我在社交平臺上寫了一段話:

那個街邊,

化著一臉精致妝容的女人,

突然有一天,

點了一只便宜的煙給我。

她蹲下抱了抱我,

告訴我不要哭泣,

她說她也很難過,

卻也要努力活著。

收到一些評論,部分有些戲謔:“后來呢?男女主角莫非…?”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她居然抱你!是不是喜歡你?”等等…我都沒有回復,因為有些感受,只想記錄下來,不求所有人懂。

但那句“生活挺難的,我也挺難的,但我們要好好活著。”一直在心里,也就是那天,我看著圍繞東直門的大廈,告訴自己:“我要好好努力,我要來北京,我要在北京生活的好一些。”

至于那個女人,我后來曾想要不要找到她,當面說一句感謝。但隨即就放棄了,她一定也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不必去打擾,但心里一直在感激,謝謝她沒有嫌棄那個不滿20歲的“乞丐”。

至于夢想,光一直就在前面,我只是想離那一點點星火近一些,僅此而已。

優設:

有作家提到,每一次走向寫字臺,就好像被綁赴刑場,每一部作品的完成都像害了一場大病。想問下您在創作字體時會有類似的感受嗎?還是有別的感受呢?

尚巍:

會歇斯底里,會耗盡力氣,但沒有大病一場的感覺。反而會覺得輕松,會自己一個人悶在房間里嘿嘿傻笑,像神經病。

對于創作,其實更多的時候,我習慣隨機的東西,嘗試往往不會刻意定性,一切都讓它自然而然的發生,自然而然的進行,自然而然的終止,過分強調反而會失去快樂,當然也會有一些很意外的驚喜。

我至今都覺得很多時候,我不是在寫字,我只是一個實驗者,我嘗試所有我可以達到的方式,我盡可能將自己內心里的欲望在紙上表述完整。這期間里所有的狀態更像是一種游蕩,我閉上眼睛到處摸索,我撞開無數個門,有對的,有錯的,有反叛的,有致命的,每一扇門都給我片刻榮耀或是頭破血流。無所謂,自己經歷過后的感受是真實的,我喜歡真實。

優設:

在寫完「漢儀尚巍手書」最后一個字的時候,還記得當時做了什么嗎?

尚巍:

寫完「漢儀尚巍手書」,我發誓要睡三天!但后來誓言破滅了,我睡了不到15個小時就餓醒了。哈哈哈哈!

整個尚巍手書的過程其實是很痛苦的,當然,也只是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痛苦,覺得心疼自己。正在進行時反而沒有太大感受的,只覺得累,覺得脖子胳膊高度緊張。一套字體,9169個漢字,加上字符、西文和日文差不多10000+,我花了21天就完成了手稿的工作,其實很快的,那個時候怎么說呢,太想做成這件事情了,太想證明自己了。所以,嗯,我喜歡自然而然,一切事情都有它最好的方式。

優設:

在你寫字和創作的過程中,大家看不到的準備工作和他人感知不到的狀態,對你而言是不是都非常的重要?能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感受和體驗嗎?

尚巍:

寫字還好,在哪都可以,有紙筆就好,一種安靜的表達而已。

創作的話我需要極度的安靜。我需要一個封閉的、獨處的空間。我身邊不能有任何人,我受不了有人影來回晃動甚至是呼吸聲,我覺得自己像個神經質很敏感的怪人。

我遇見過兩次極為投入的狀態:我關掉手機,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停地在紙上亂畫,筆尖下游走的線條是什么我自己都感受不到,只是在漫無目的地游走,我先是脫掉了鞋子和襪子,又脫掉了上衣和褲子,最后全裸,像個變態一樣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我覺得這應該是我最極致的狀態。

所以有些時候會遇到一些采訪說,讓我展示一下自己創作時的真實狀態,我都是拒絕的,我覺得正常的寫寫字還好,那種狀態太難捕捉了,一方面是因為有人和攝像機在,狀態很難達到那個點,另一方面我擔心自己開始脫衣服。哈哈哈!

畢竟這樣的狀態太少了,這么多年我也就只有過兩次,我覺得這種極致是不可求的。

優設:

創作字庫是一種獨立性很強的工作,會不會遇到許多動搖的時刻,這時你是如何教導自己的?

尚巍:

沒有,我不知道別人,我完全沒有。

其實這種狀態我覺得看個人吧,我并沒有把創作字庫當成是一種工作,我覺得一件事情即便你再喜歡,把它當成工作的話無非也就堅持10年,或者是20年。但如果當成一種情感,或許可以恪守一生。我就不太喜歡把字庫創作當成是一種工作,我開心的時候我就去做,不開心的時候就出去玩兒,我覺得這樣的狀態是很舒服的,而且作品本身呈現出的狀態也是不牽強的。

比方說我最近在做的一套字,它是一套完全不商業的、沒有任何利益驅動的字體。是一套完全用電腦繪制的標準楷書字體。我在獨立去做,沒有簽署任何的商業字庫公司也沒有任何的商業合作,只是想做一套對我而言是典范級的楷書,就去做了。我做之前看了大量的書體,我覺得優秀的楷書字體庫已經有很多,但我之所以還去堅持做這件事情就只是因為喜歡。我預估了一下,保守來講,我投入所有時間去做的話,一天最多做5個字,按照一年用300天的時間,也需要至少6年,甚至更多。所以大家近幾年不必有所期待,因為這套字什么時候可以做完我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是什么還在讓我堅持?是金錢嗎?顯然不是,這套字做出來以后給我帶來的商業價值,很明顯是與長達6年的時間不相符的。是名望嗎?也不是,6年我可以做很多有意義或者有影響力的事情。所以,只是因為喜歡,因為情感。

優設:

為了創作新的字體,你做了哪些打破常規的嘗試?嘗試過程中有不盡如人意的情況嗎?你是怎么處理這種反復調整修改,又是怎么遭遇靈光乍現的時刻?

尚巍:

尚巍手書算是打破常規吧,雖然是用毛筆,但沒有刻意去遵守傳統書法的一些規則,去嘗試一些更具沖擊力的表現手法和用筆,哪怕前段時間被人罵了,哈哈哈哈哈!

魔方體也算是一種,想要表達的就是打破筆畫與筆畫之間的結構和壁壘,看似相互獨立又不失平衡的感覺是我喜歡的感覺。之所以叫魔方,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它的每一個筆畫都看似獨立,歪歪扭扭,但組合在一起又是舒適的、平衡的。像魔方一樣,各自處在各自的位置,牽制平等。

我16年開始投入全部精力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國內還沒有人做,其實那個時候包括我自己都不覺得這會發展為一個行業,即便到現在,全職去做手寫體設計的人也很少。所以嘗試過程中不盡如人意的情況很多,因為手寫體設計雖然是基于漢字,但這個行業的定位太新了,沒有人去定義哪個方向是對的,這條路可行不可行。包括我,包括現在身邊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也都是在做嘗試,遇到問題就去調整,調整不出來就繼續嘗試,沒有人指引我們,只有我們指引自己。

至于靈光乍現的時刻畢竟是少數的,還是剛才我的觀點:我只是一個實驗者,我能做的只有不斷嘗試,我甚至不能確定這是對是錯,我只能嘗試所有我可以達到的方式,我盡可能將自己內心里的欲望在紙上表述完整。如果是對的,我很幸運。如果是錯的,我也愿意承受指責。但總要有人出來試錯吧,沒有錯誤又怎么會明確方向呢,所以,我愿意成為第一個踏進雷區的人。我不偉大,但還算勇敢。

優設:

你總能用字體拿捏到需求方想要的感覺,除了一些固定的規則和方法以外,你有哪些獨特的感知、探索的方法嗎?

尚巍:

這可能跟我的專業有關,剛才也說了,我大學學的是工業設計專業,工業設計相較于視覺設計來講,除了審美上的好看,它更加注重使用時的感受,這也是為什么我會更加注重字體使用人群的原因。

同時我將手寫體做了一個大的系統整合,我將不同的書寫方式賦予不同的性格,柔和的、文藝的、可愛的、沖擊的等等。漢字的不同書寫會傳達不同的視覺感受,除卻歷史發展的必然,漢字在這個時代應該有更多元的表現。

其實大學畢業之后我沒有直接去做手寫字體,我先是去了一家工業設計公司,做我的老本行,但在整個工作過程當中我就發現國內現有的字體是不夠設計師用的,尤其是手寫字體。設計師在做一張平面效果圖的時候,往往需要用到大量的筆刷,然后一遍遍寫,一遍遍調整,一遍遍拼湊,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的時間,最終效果還不好,很生硬。所以后來離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做一套適合設計師使用的手寫字體「漢儀尚巍手書」。它可能有一些違背傳統,也可能有一些缺點,但我覺得無礙,因為我不是在寫一幅書法作品,我只是做了一個適合設計師使用的字體庫產品,更何況它也達不到書法的級別。它的目的很簡單:便于設計師工作,為廣大設計師在手寫字體這一塊節省時間。

方法的話,除了一些固定的規則和總結,我覺得要多看,并且嘗試。要善于發現每一種表現風格背后的手法和規律。

優設:

當第一套字體取得成功后,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尚巍:

有過短暫的欣喜和不知所措。

其實第一套字體發布之前,我對于它的預估是這樣的:從一開始我就不覺得那套字體會成為常規。當時在我心里對它的判斷分為兩種極端,一種好的極端是賣得非常好,短時間內被設計行業認可并成為暢銷字體。另外一種不好的極端是被傳統書法界的老前輩封殺,去批判我為什么可以如此玷污中國傳統書法。

后來的結果大家也都明了了,「漢儀尚巍手書」自2016年10月發布,三個月內就成為了全國最暢銷的字體庫產品。對于字體庫這種需要長期滲透型的產品,「漢儀尚巍手書」在上線第一年,它的產品銷量直接躋身前十,這可以說是一個記錄。同時我也覺得它成為了近兩年的一個現象級產品,催生了多套手寫體字庫的產生,這是積極的。

再再后來的一些觀點相信有些朋友也看到了,「漢儀尚巍手書」引起了《書法報》的注意并公開對其進行了指責。對于這件事情我倒沒有太多想反駁的觀點,只想在此闡述:首先,我無比尊重傳統書法,無比尊重每一位老一代的書法家,也尊重所有聲音。同時我也深知,真正的書法藝術是我目前乃至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漢儀尚巍手書」只是一個字體庫產品,它達不到書法的藝術高度,只是字體,只是為了便于設計師使用而已。我最新看到「漢儀尚巍手書」的點擊下載數據是164萬+,這套字體一直處于數據首位,談不上過分感動和榮耀,適者生存吧。

最初看到大街小巷都是我的字時,會隨手拍下來,會很開心的到處跟人講說“你看,這個是我的字誒!”。但這樣的興奮感僅僅持續了很短的時間,這樣所謂的“成功”開始讓我去反思更多元的表現,我想要去做更多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或者說我想去探索手寫字體有多少種可能。我不是一個滿足于現狀的人,我渴望在自己有限的時間里將效率最大化,遺憾是注定的,負面聲音也是注定的,我只想走自己選擇的路,即便孤獨。

優設:

能否向讀者介紹一下你的創作習慣?

尚巍:

沒有習慣,沒有固定的方式和時間,沒有固定的要求和工具,比較隨性,大部分狀態下是看心情的。

不同的內心情緒會催生不同的表現效果,用筆柔軟的字一定是在心平氣和時寫下的,墨水噴濺的字一定是在重金屬音樂背景里寫下的,我不擅長去給自己制造框架,我不喜歡一切有規律的東西,我不喜歡循規蹈矩,不喜歡秩序井然,不喜歡讓自己在寫字這件事情上有習慣,因為沒有性情在。

如果一定要有,洗干凈手、脫掉鞋子算是一種吧,即便我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做。洗干凈手算是敬畏,那脫掉鞋子呢?更加接地氣嗎?哈哈哈哈我不知道。

優設:

「尚巍手書」大火后,引起了個別書法界人士的批評,對這類批評你的看法是什么?

尚巍:

哈哈哈~終于問到了這個問題!我早就知道你們會問我這個問題~對于這個問題我想多說幾句:

首先,我想再次重申一下我的態度:我無比尊重傳統書法,尊重每一位老一代的書法家。同時我也非常自知的明白,書法這種高度是我很難企及的。這就是為什么我自始至終不敢在自己的內容里提及“書法”兩個字。包括我的字體庫,包括我寫的《字不語》,包括我對外所有的分享和演講,我都很自知的避開“書法”兩個字,尤其是我在寫《字不語》的時候,我反反復復跟我的編輯確認,我對她講說:“一定一定不要提書法兩個字,我的內容不是書法,我只是在寫字而已,一定不要引起老一輩藝術家們的異議。”是的,我不敢提,我寧肯放低姿態說自己的內容是“手寫體字型”。我對傳統書法表示敬畏。

其次,我尊重每一種聲音,無論他們的評判角度是否跟我契合,我都尊重。我始終堅信:藝術創作不是語言暴力,也不應該畏懼語言暴力,藝術創作是孤獨的。當你硬要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撕裂一些東西的時候,就已經是在走彎路了。剛才我也說了,尚巍手書發布之前,我對于它的預判就有了兩種極端:一種好的極端是賣得非常好,另外一種不好的極端是被傳統書法界的老前輩封殺。所以我很理解,我也保持尊重。

然后,我想說一下自己的定位:其實自16年開始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將承受巨大的非議,搞不好會被寫進歷史,或萬人膜拜,或萬人唾棄。

一來我不敢說自己是在做字體設計,因為16年我進到這個行業的時候,有一群行業前輩都已經把電腦字體設計做的名聲在外,我不敢說自己的是字體設計。只是手寫。

二來我自始至終不敢說自己的是書法,我只對外表述過我從很小的年紀開始寫字,寫了很多年,后來學習設計專業開始嘗試手寫字體的多種表現,我更多的是想要將傳統書法和設計相結合,我想要去發掘手寫是否有更多元的表現形式,我稱它為“手寫體字型”。只是手寫。

我也在很多公開場合多次表述:“我不是書法家,書法家都是老前輩,他們的身影那么大,我被籠罩著,我一生都追逐不上。我只是一個寫字的而已。”

我很小的時候開始學習傳統書法,每個周末爸媽都帶我去少年宮跟老師去學習,不管春夏秋冬,不管陰晴風雪。我那個時候才5、6歲,年紀很小,但我打一開始就覺得自己對這件事情是有激情的,后來長大一些,我覺得藝術可以改變世界,無論是音樂、美術、書法還是電影,我覺得每一種藝術形式都可以通過自己的聲音去改變世界,但現在我覺得世界改變的太慢了。我所接觸到的書法跟我小時候學習的東西是一樣的,這么多年過去了,思維模式和表現方式沒有任何變化。所以這對我后來就產生了困擾,我不止一次的向自己提問:到底是我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們?加上在設計公司遇見的困擾,我決定跳出來,去做一件事情,我想跳出傳統,結合當下。沒想過做多偉大的事情,沒想過揚名行業。只是自己學過書法和設計,想做一些年輕人做的事情而已。

「漢儀尚巍手書」不是書法,只是一種手寫方式,這套字的初衷也不是想要傳承中國傳統書法,我何德何能?我有什么資格去傳承?我的初衷只是為行業內的設計師們節省時間而已,后來的現象大家也都看到了,這套字刷街、刷綜藝、刷廣告行業等等,至今熱度沒有衰減。它為這個行業的設計師節省了時間,它讓設計師的工作更有價值,讓我更有價值,我覺得這就足矣了。無關褻瀆傳統,我尊重傳統。

另外,那篇文章我也有仔細看過,文章內表述我的“江湖體”顛覆了書法人的至美追求,混沌了全社會對書法美的傳統認知。中國傳統書法歷經幾千年,我居然可以輕易顛覆?試問為什么?試問站在那樣一個角度寫下那篇文章的所謂“傳統書家”,他是不是應該思考去真正意義上做點什么?“顛覆了書法人的至美追求,混沌了全社會對書法美的傳統認知”這么偉大而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情,不應該是書法協會做的事情么,怎么就輪到了我身上?藝術是流動的,如果我的一套尚巍手書就搞的書法界如臨大敵,我覺得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其實我對很多大眾討論的觀點都會多多少少有一些自己的判斷,比方說行業內的一些代表人物對行業發展錯位的反思,是沒有的。他們都不去反思一下到底是哪方面出了真正的問題,從而促成了這樣的一個局面。我覺得如果這些具備代表性的人物,或者是一個通過代表性渠道發聲的人物失去了反思能力,失去了在這樣一個時代洪流里對自我弱點的揭示能力,那所謂的代表性人物和大眾百姓還有什么區別?他們困在禁錮里,拿著豐厚的薪水,拿著國家津貼養尊處優,直到有一天,一個像我這樣的人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他們才站出來以一個所謂正派的角度去評判說:“這是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這個大逆不道的人憑什么就成功了?!”我亦覺得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

那幾天我也看到了一些設計類公眾號站出來以一個設計師的角度去為我發聲,那些為我抱不平的文章我也有看,完全以設計角度去評判也是有些片面了,我不希望大家為了我浪費媒體資源去撕,我懇請大家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去評判就好。其中有一篇公眾號的回應就寫的很中肯,叫「墻藝術」,我還轉發了,大家可以看一下。

最后,表個態吧,算是回應:我不會因為外界的聲音去放棄自己的堅持,每一條新道路去開辟的時候都是孤獨的,我不奢望被所有人認同,我只希望自己可以在孤獨的道路上越走越羽翼豐滿。我相信會有很多設計師記住我的名字,我相信尚巍手書系列會讓很多人感受得到我對手寫的情感,我相信適者生存。

在此謝謝大家,謝謝每一位素不相識卻愿意支持我的人。

優設:

最近除了創作字體外,還有什么新的打算?

尚巍:

很多,覺得時間不太夠用。

我在整理一本自己寫的詩集,我準備叫它《筆染時光》。那種亂七八糟的文字有時候自己看起來都看不太懂,萬一哪天有出版社看上了呢。

我會定期背著相機出門拍照,我喜歡拍一些一剎那的畫面,真實純粹的那種。

我在北京的工作室最近在做幾套新字,其中有一套是一位85歲高齡書法家的,我受老人家的委托為他做定制字體庫,嗯,85歲,很感動。

我在老家開了一家幼兒園,我喜歡孩子,至于原因,也是因為孩子的臉真實純粹吧。

我還在唐山開了一家品牌公司,是時候以自己熱愛的方式找回設計初心了,它叫“筆染時光”。

至于未來,誰知道呢?

指不定哪天開了一家民宿,叫“筆染時光”。

指不定哪天開了一家餐館,叫“筆染時光”。

指不定哪天開了一家書店,叫“筆染時光”。

一邊走一邊看吧,畢竟未來可期。

尚巍老師的直播來了!

本周六(6月15日)晚9點,在直播間不見不散!不想錯過直播?先關注我們的服務號「優設UISDC」(微信號為全拼:youshesifangke),以便收到提醒!

在電腦上查看直播的同學,可以戳這個鏈接進去:「人氣大咖尚巍的手寫體設計創作術」

想直接在手機上查看直播的同學,可以直接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點贊
收藏 13
繼續閱讀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已發布 5

還可以輸入 800 個字
 
 
載入中....
5 收藏